????叶朝繁说完便停下,静息等待,看每个人的神色,尤其是陈简之的。

????陈简之望着那提案看了会儿。“下一个。”

????下一个是压轴的唐堔。

????唐堔抱歉的讲:“陈总,我实在是没想法了。今儿个都是年轻人自己想的,可惜林总不在。陈总,要不你选一选?”

????他这话圆滑又不招人恨,一看就是老油条了。

????陈简之看向叶朝繁。“我是问她。”

????叶朝繁一惊,连忙把自己的手稿递给他。

????手稿是她那个跑掉的小尾巴,想法还不够成熟,算是拿来凑数的。

????陈简之随意翻了几页,直接把它撕了。

????嘶嘶的纸张破裂声让所有人都凛然,大气也不敢出。

????叶朝繁脸上毫无血色,眼睛直定定望着那被他撕成数片的纸。

????陈简之把碎纸扔进垃圾桶,对他们讲:“今天的提案通通不行,再想。”

????这平静的一句话轻松宣告所有人的努力付之东流。

????大家不甘、遗憾,最后都熙熙攘攘收拾本子陆续离席。

????叶朝繁坐着没动,她满脑子都是陈简之撒掉她手稿的事。那动作一次次在她脑海回放,像甩在她脸上的耳光,疼得让人想哭。

????陈简之根本不用骂,也不用大发雷霆,他有的是方法让你哭。

????永柳他们这些同事和叶朝繁还不是很熟,加上都是男人,就想着这小姑娘可能会不舒服,其它也没往深处想。毕竟他们在这里做这么久,对陈简之有一定了解,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,便都走了。

????唐堔毕竟年纪大些,他等小组的人走掉就讲:“你想法挺新颖的,刚这事别放在心上。也别太难过,回去好好工作吧。”多单纯无辜的孩子,她要走了,陈简之就得拿他来以儆效尤了。

????叶朝繁高仰着脑袋点头。“谢谢唐总。”

????唐堔叹了口气,也走了。

????现在会议室没有其他人了,叶朝繁也没哭。她眨了眨眼睛,把酸楚和湿意一并忍住,吸吸鼻子去垃圾桶把手稿捡回来。

????她不干了!

????这个陈简之是首席创意官又怎么样,他就是个不懂设计不懂什么是艺术的傻逼,他怎么可以撕她的手稿!

????就算她创意不行,这手稿也是她一笔笔画出来的,你可以不喜欢它,但没必要侮辱它。

????叶朝繁仿佛又回到很久以前。她精心绘制的画被同学要去,开始以为是他们喜欢,非常开心的赠送给他们,可没多久她便在地上、垃圾桶、厕所看到它们身影。当时她一个一个垃圾找,把送出去的画找回来。但可惜,还有许多被他们扯破撕碎,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。

????那件事后她变得孤僻,不和任何人玩,以至于她常常被人欺负。那时叶朝繁就明白一个道理,别人打你你一定要打回去,这不仅是悍卫自己的尊严,还有你想要守护的东西。

????叶朝繁的固执常人无法理解。老师说这是优点也是致命缺点,养父养母说她会很辛苦,朋友说她在职场会很艰难。可她就像个倔强的小孩,即使混身是伤不被大家认可,她也会抱着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在风雨中一直前行。

????以前是画画,后面变成叶缨。

????叶朝繁知道自己的缺点是什么,她在一点点的改,因为她得赚钱养自己和妹妹。她以为自己已经将底线藏到最深处,可陈简之还是轻易找到,并将它踩在脚下。

????叶朝繁没有哭,因为她的心在淌血。她想她总有一天会因此死亡。

????可那又能怎样呢?

????叶朝繁回到工位里,想把画拼起来,但陈简之撕的太碎,即使她拼起来也看不清原貌。

????“嗨,你在干嘛呢?”郑婉婷神出鬼没的出现,看拿胶布粘纸的叶朝繁。“这是什么东西啊?太碎了,拼起来也没什么用了吧?”

????“这不是关键,关键是我要记住它。”

????“它很重要?”

????叶朝繁眼神坚定。“很重要。”

????“好吧。我是不懂你们这些设计师的想法啦。”郑婉婷八卦的问:“叶助,你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加班到很晚?我看永柳他们都一幅苦瓜像,是不是会议不顺利?”

????“不知道。”

????“啊?”

????叶朝繁抬头看她。“我要辞职!”

????郑婉婷吓得四处看,见没人就比手势让她小声点。“叶助,好好的你怎么想辞职啊?这事情可不能随便乱说,被其他人听去就不好了。”

????“就是想辞职,没有原因。”

????郑婉婷急起来。“什么原因你跟我说说,能解决的我一定帮你解决。”

????“没有原因。”

????“咋能没有原因呢?”

????“就是这样,我已经决定了。”叶朝繁说完又继续粘胶带。

????郑婉婷焦急的讲:“叶助,这事你先别跟其他人说,也千万别让陈总知道,我去让廖总来跟你说。”

????叶朝繁无所谓,反正她去意已决。

????后面人事总监廖煜铃来找她单独谈话,内容还是差多,希望她能留下来。

????叶朝繁不用再考虑,无论她如何说都是一个坚决的答案。

????这不是提案失败的原因,纯粹是路不同不相为谋。

????叶朝繁的固执在这件事上充分体现,廖煜铃这个金牌级HR也没能说动她,甚至是让她打开心扉。

????廖煜铃最后讲:“繁繁,你现在已经是正式员工了,按正常流程你还要干一个月才能走。这样吧,十天后你如果还想走就来找我,我马上为你办离职,但如果你没来找我,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,你看可以吗?”

????事情说到这里,叶朝繁总算有些松动。

????她签了合同,就要按合同办事。

????叶朝繁想了许久,向廖煜铃点头。“可以。”做十天好过做一个月。

????廖煜铃温和的笑了。“那你再考虑考虑,好好想想。我呢也先不把这事告诉陈总。”

????“……好。”

????这事廖煜铃跟叶朝繁是这么说,可她转头就去找陈简之聊天,问他发生什么事了。

????陈简之听到这事也不是很意外。“她要走就让她走吧。”

????老板都放人了,廖煜铃也不再多说。一个小助理,再招就是,这对AKM来说小事一桩。

????“廖总。”陈简之叫住要走的廖煜铃。“人是宋总那里要来的,记跟他打声招呼。”

????“好的陈总。”